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吉祥杨公风水网

原来算命看相背后隐藏的这样有趣的秘密?!

2020-12-20 18:5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48| 评论: 0

摘要: 一、神奇的看羊佬在六七十年代,对于思想有错误的领导干部会下放到农村去改造。故事就发生在当时的罗定(广东西边一个市县)。有一位在珠江三角洲任职的干部,因作风思想有问题下放到农村去接受改造。这位中老年干部 ...




一、神奇的看羊佬


在六七十年代,对于思想有错误的领导干部会下放到农村去改造。故事就发生在当时的罗定(广东西边一个市县)。


有一位在珠江三角洲任职的干部,因作风思想有问题下放到农村去接受改造。这位中老年干部因身衰力弱,无力下田干重活,于是村中的领导让其带羊看牛,该干部由领导人一下子去了领导牛羊,人们都戏称他为「看羊佬」。


这位「看羊佬」其实是一个择日世家的后代,精通择日学,且身上拥有一套极其准验的择日绝学。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位看羊佬是一位择日高手。


看羊佬每天早上起来的工作就是把牛羊赶到村后的林子里去吃草。看羊佬每天都必须经过林子旁一位寡妇的房子。这位寡妇 50 多岁了,中年丧夫。寡妇一人带大四个儿子,家中贫穷如洗,一家五口住在窄小而又破旧得摇摇欲坠的泥屋里,寡妇的大儿子有三十多岁了,小儿子也二十好几了,个个是干棍,都没有讨上姑娘,皆因一「穷」字也。


看羊佬在村里不知不觉生活了一年。在一年里,看羊佬仔细观察了这位寡妇,知其是一位有善有德之妇人,决定帮其一把。


那年冬天很冷,看羊佬把牛羊赶入林子后,就折了回来,路经寡妇家时,入屋对寡妇说:「大嫂,天气好冷啊!借个灶烘烘火行吗?」


寡妇一看,见是看羊佬就答:「这有什么不行的。」于是抱了一把柴,在灶上烧着让看羊佬烤火取暖,寡妇的泥房已建了多年,已很破旧了,灶也一样破旧非常。


看羊佬趁寡妇外出,用脚把灶给蹬了个洞。


寡妇回来时,看羊佬说:「大嫂,很对不起,刚才烘火不小心把你的灶给弄破了。」


寡妇一看说:「没关系!灶已那么破旧了,随便一碰就烂了,怪不得你!」看羊佬又说:「不行的,我弄破了你的灶,一定得给你重新做个。我看你这个灶也破烂得不成样子了,这样吧,反正过几天我有空,我替你重新打一个灶。」寡妇无可奈何,就说:「好吧。」


从寡妇家里回来后,看羊佬精心挑选了一个奇异的日课给寡妇建灶用。


日子到了,看羊佬带上泥水工具来到寡妇家,替其做灶。看羊佬先把旧灶给拆了,准备砌砖时一看没有一块新砖,于是问寡妇:「你怎么不买一些新砖来打灶呢?」寡妇面一红说:「唉!不怕你笑话,我根本没有买新砖的钱,用旧砖打灶应该也没关系的。」看羊佬当下叹息了一声,说:「要旧的,就要旧的吧!」说完,看羊佬细心地将灶打好。


灶做好后,看羊佬对寡妇说:「大嫂,灶我替你打好了。打好这个灶的一个月后,当有一个女人在傍晚经过你这里,你要设法留她住宿。」寡妇听了满腹疑问,如坠梦里,但又没有细问看羊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
灶做好后约一个星期,看羊佬由于努力接受改造,表现良好,经群众的肯定,领导的认可,改造已获成功了,被送返了城市。


奇妙的事情在看羊佬走后发生了。在做好灶一个月后,某天傍晚,有一位女人从背后林子走出来,经过寡妇家,想必饿了好久,向寡妇讨吃的。寡妇好心肠,熬了一锅粥给这个女人吃。


突然寡妇想起了看羊佬的话:「当有一个女人在傍晚经过你这里,你要设法留她住宿。」于是,寡妇设法留下了这个女人。天色晚了,这个女人也没处可去,于是就在寡妇家住了下来。晚上,出集体劳动的四个儿子回来,见多了一个陌生姑娘,觉得很稀奇。晚间睡觉时该女人和寡妇谈了一夜,知道了寡妇家的一切情况。第二天,这个外来女人不走了,死活要留下来。寡妇的大儿子就娶了这个女人为妻。婚后才知,这个女人是一个嫁夫后不久就丧夫的新寡妇。


后来不久,二儿子也结婚了,娶的也是丧过夫的女人为妻。至此,寡妇才恍然大悟当初看羊佬所说的「要旧的,就要旧的吧」这句话的玄机。


上面的故事有人会认为是天方夜谭,不过令你失望,这是一件真人真事。在择日界中人,几乎无人不知此事。据说现在寡妇的后人中已有二三十口人丁了,在短短的三十几年时间竟繁衍了这么多丁口,亦是一件奇事。



二、看相背后所隐藏的可怕秘密


父亲退休时,我的事业正如日中天。那段时间父亲身体不好,而且是大病初愈。在会议间隙,我抽空回家看望父亲。那天我们父女俩坐在大门外纳凉,一个看相的路过,见到父亲,高声说:「这老先生气色不错!看得出来,您刚得过一场大病。不过不要紧,老天爷给您增的寿还没过完呢,阎王爷不敢收您!」我一向对走江湖算命看相的人挺反感,这话一听就是察颜观色蒙出来的,明摆着是走江湖的调调。我拿了几元钱塞给他,准备打发他走。


父亲一听,却很有兴致,请那看相的坐下,聊了起来,而且聊得还很投机。他们聊的大致内容是:父亲命定的寿命是六十四岁,因为曾经积了大阴德,救人很多,增了二十年寿,可以活到八十四岁,而且父亲所积之德,福泽绵长,庇荫子孙后代。


看相的人走后,看我一脸的不屑,父亲忽然严肃了起来:「你的工作我不过问,但你记住一条,多积点德,别自以为是。姊妹几个里,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。刚才那个看相的说得不错,我确实曾救了很多人的命,那时你还小,不知道这事。」


原来,一九五八年时,父亲被人整了,全家被牵连,下放到了农村,住在别人家临时拴牛的草棚里。草棚只有一面墙,那面墙是别人的山墙。村里人看我们可怜,帮我们垒了另外三面墙。


不久,由于父亲能力出众,人缘好,他当上了大队干部。在浮夸风盛行的年代里,各大队都是大食堂,各家都不能留粮食与锅碗的。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本来就欠收,上头又调走了大部分口粮,所以库房里的粮食也所剩无几了。上面的任务重,还在催着上交粮食。


父亲是明眼人,一算账,真要按上面的要求交足粮食任务,剩下的口粮是不可能支撑到明年秋收的。这就意味着,村民都得挨饿,甚至很可能会饿死人。所以,他连夜把村干部召集到一块,商量如何才能保住支撑到明年秋收的那些口粮。大家很快达成一致意见,藏粮!这事说起来似乎容易,在当时,是冒了巨大的风险的。以父亲的戴罪之身,再干这样的事,一旦发现,后果极其严重。但涉及到全村生死的大事,容不得犹豫与退缩,也根本没有时间为自己考虑什么后果不后果的。


人命关天,人心就齐。父亲带领大家在岗梁最隐蔽的地方挖了个地窖藏粮。另一拨人则抢收剩下十几亩地里的红薯。这一切都是在夜里偷干的,不敢点灯,因为害怕被发现,他们只能在微弱的月光和星光里劳作。不敢大声说话,也不敢点火抽烟,烟火很容易暴露行迹。为了抢收红薯,全村的人都下地了,前面的人割秧,后面的人犁地,男人则往地窖里挑红薯,这种合作,很像现代流水线上的人力资源配置,完整、高效、有条不紊。


因为连夜抢收红薯并且在地上播上了麦种,检查团表扬了父亲,说他们是第一个完成冬播任务的生产队。也批评父亲保守,是这一年交粮最少的一个队。父亲说:「我们争取明年当个交粮状元!」中午,父亲叫食堂给他们蒸了一大锅红薯,担到库房里,让他们吃了一顿饱饭。别看检查团是从县里来的,一天只配了八两粮食,他们哪儿吃得饱?临走时,父亲又给他们每人口袋里装了两个红薯,让他们带回去给老婆孩子。


父亲说:「我这一生就偷了这一次,当了这一次贼,而且还是个大贼,带领全村人偷。但我当一回贼,救了一村人,一百多户呢,老天爷给我增寿二十年。现在想想饿死人那几年,真是让人心寒,有的村都死绝了十几户。咱那个大队,连一个浮肿的都没有,而且凡是咱大队的亲戚朋友,只要来咱这儿,都没有让他们饿着。我给食堂上交待,做饭时,水放宽一些,大家均着吃,绝不能让来咱大队的人饿死。到了开春,粮就不够了。干红薯秧,本来是喂牛的,泡泡掺到红薯干里,人也吃了。喂牛的料,人也当饭吃了。总算熬到了割麦,村里没有断过火,没有饿死一个人。新粮下来了,大家总算熬过了鬼门关。」

父亲是厂里的技术权威,后来他因需要被召回单位的时候,全村人都来送他,很多人都哭了,拽着不舍得他走。


父亲说:「我从没有当官的想法,没想到却当了两年的村官,救了一村人的性命。我今年八十岁了,还有四年的阳寿。有些事啊,你还真别不信。我记得你奶奶活着的时候就说过,算命的说我只能活到六十四岁。六十四岁那年,我没有死,还以为是算命的没算准。今儿个,看相的也说我天命只有六十四岁。而且他算对我救了不少人,那我没道理不相信老天爷真的给我增了寿。八十四岁我死了,说明看相的看得准。如果我活不到八十四岁,或活到八十五岁以后,信不信,你们自己看着办。不管怎么样,多行善积德,对自己、对后代都有好处。」


后来父亲活了八十四岁零一百一十二天,我彻底相信了那个看相先生的话!真是神相,可惜再也找不到他了。


我没有想到,有一天,我这个无神论者也会信命,也信了以前认为是迷信的天道承负、因果报应。反省自我,我们也许只是没有那个能力了解这个世界的全部真相,又因固执自大,而欠缺一份包容,所以我们才轻率地下结论去否认。对未知世界,心存一份敬畏,才是更妥当的做法。


世界的复杂,远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但在纷繁复杂的世象中,始终有一根主线贯穿始终,这就是承负因果!当年冒巨大的风险救下许多村民,得以延寿二十年,还德泽后人,好人好报,这话虽俗,这理实在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吉祥杨公风水网 ( 赣ICP备19004202号 )  

GMT+8, 2021-2-28 10:55 , Processed in 0.272849 second(s), 9 queries , Gzip On, File On.

手机:19144473195 微信:gdjxfsw 支付宝:jxgzcxr@126.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© 2001-2020 吉祥杨公风水网 版权所有. 赣ICP备19004202号 赣公安网备36070202000094

公司地址: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赣江源大道15号星海天城3号楼507室 邮编:341000 E-mail:gdjxfsw@163.com

返回顶部